长春之耻:吉林宝成房地产潘珍在西安大街棚户区改造项目的种种无耻行为

    作者:ty_吃棒冰的熊猫 提交日期:2018-01-11 15:51:27

      长春之耻:长春宝成房地产潘珍在西安大街棚户区改造项目的种种无耻行为
      ——为什么说“投资不过山海关”
      前言:作为一个在上海做了多年投资的金融从业人员,帮助过不少企业,政府平台企业取得上海地区的机构、民间融资,也算经历过很多风雨;但是,从2016年7月-2017年7月这段时间在为吉林长春市的吉林宝成房地产开发公司在西安大街棚户区改造项目的融资过程中,我才知道了人性的无耻可以到恶心到什么地步,长春人的形象在我心里从以前的东北活雷锋变成了一个叫潘珍的恶心到不能再恶心的东北地痞形象。为什么许多投资机构都不愿意去东三省投资,不是我们不愿意去帮助东北经济发展,当看完了我的这段心酸历程,各位看官就应该理解我们南方投资人的这句血的教训的警句:“投资不过山海关”!!!!!!!
      起因:
      2016年7月在投资公司工作的我应百联金融旗下壹佰金平台公司业务人员辛某的邀请,和他的朋友大连启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余某去了长春看一个长春市担保出担保函的项目——也就是这一年梦魇的开始,见到了所谓的吉林宝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兼总经理——潘珍。项目不复杂,这个潘珍带着我们3人见了长春建工新吉润公司的徐总,以及下面这张名片的人,当时潘珍介绍说是长春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公司的,
      

      这个叫王猛的介绍说是长春市担保委托他们进行尽调,对长春老潘的这个棚户区改造项目进行前期工作,非常看好这个地块,市担保也愿意为这个项目出具担保函,我当时还是有点疑惑的,这种国家事业单位的担保公司怎么可能有外包,但是他接下来说温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正在和市担保公司进行业务接洽,因为我们公司和温金所有业务上的合作,回上海后我通过公司老板询问过温金所,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我的怀疑的心才放下来(的亏是温金所,后来才发现他们冒充市担保工作人员进行业务欺诈,这个后面会提到)。回到公司后,按照当时的方案,用长春新吉润公司为主体为这个棚户区改造项目进行融资,长春市担保出具保函进行担保,想在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发一个融资工具做一笔1亿5左右融资,在写尽调材料的过程中发现新吉润涉及太多诉讼案件,征信有问题,无法作为融资主体,最后建议还是用吉林宝成房地产开发公司为主体,等担保意向函出来了再问问是否能在金交所发行,当时基本上所有的金交所对东北的项目还是比较抵制的,尤其是民企,国企还好点。
      事情到了16年11月底又冒出来了,壹佰金的辛某打电话说担保意向函出来了,问我能否在上海找到资金来对接,我说先把担保函发过来看看吧,于是看到了下面的担保函照片:
      

      

      另外还给我发了长春市担保的基础材料,包括最新的AA+评级报告,这些材料肯定是内部材料,看样子确有其事,在加上辛是正规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我开始相信了。(注:开金所是国开行旗下的一个p2p平台,开心贷就是他们的,因为以前在南金所的一个认的项目经理跳槽过去了,辛和我都认识他,所以当时我以为他们准备在开金所发产品)。OK,准备好材料,我开始通过各种渠道问线上的资金方,几个有名的线上平台问了一圈下来,东北项目不做,吉林宝成这个公司主体太弱,过会被枪毙,总之,就是线上平台走不通。我把结果回复给了壹佰金的辛和大连启创的余,余和辛问我能不能走线下资金,长春潘珍那边春节前急用3000万,我说如果有保函的话你可以问问长春的各大银行,因为像这种担保公司和银行是有合作协议的,凭担保函银行是可以根据年度的合同额度放款的。结果反馈回来说国开行额度用完了,东北钱荒,让我想想办法在上海线下找钱,我说尽量把,但是可能需要公关费用,按照以前的项目参考和上海的消费水平我报了5万。等到大概12月中旬,大连启创的余电话告诉我潘珍打费用给他了,他个人卡转了5万给我,我说到时候我给你发票。接下来一圈拜访,吃饭,宴请,各种关系用上,花了4万多,有3个知名理财公司的团队愿意帮忙做产品销售,其中中投在线公司李总人是最好的,表示有可能的话愿意包销。当我告知壹佰金的辛某和大连启创的余某时,出事了,辛说我的资金根本不靠谱,我说你产品能在开金所发么,他说人家根本不知道这个事,我楞了,我说你不能发这个担保意向函怎么开的,辛不说话了,我赶紧问了当时在开金所的侯经理,他说这个事他们确实不知道,也不可能发东北的项目,他推荐了以前的南金所给我。当时我也急啊,开什么玩笑,资金方谈好了你产品居然出问题,这不是本末倒置么。我这时候想起了温金所,让我的同事柯某赶紧联系下,我当天晚上飞机飞去长春要去搞清楚怎么回事。我查了下记录,是
      
      2016年12月20日当晚飞到了长春,在宾馆见到了潘珍和大连启创余某,询问产品发行和担保意向函的问题,并告知我这边资金已经基本没有问题了,(这里介绍下余某,在大连做金融咨询的,是潘珍通过亲戚找到他让他帮忙做项目融资,和壹佰金的辛是好朋友,我和辛因为一个武汉信用的项目通过武金所的李总认识,项目合作还算比较愉快,所以比较信任辛某,因此对余的话还是比较信任的。)余说这个项目长春市担保的总经理戴君比较重视,因为是省里备案的一个棚户区改造项目,所以市担保也比较关心,担保意向函也是配合我们这边出的,我大概明白了一点东西,我说产品没地方发行你们怎么解决,潘珍和余都是这一块的外行,我说我上海有同事明天在联系温金所看能否解决这个问题,今晚先休息过去了。第二天来到吉林宝成房地产公司的办公室,从早上9点开始,我电话微信和同事柯某沟通,柯某在上海温金所的办公地址那和温金所旗下爱晚基金的朱总(在这里非常感谢朱总,很负责的一个人,后面冒充市担保人员的事就是他提醒我发现的),将项目情况资料,市担保资料通过网络对传,及时给到温金所进行前期尽调,恰好温金所在长春有分支机构,现场派人去拆迁地块尽调了一下,说基本可行。这里重点介绍一个姓韩的,好像叫韩斌,介绍的时候说是事业单位退下来的,现在在宝成房地产做副总经理,我看潘总也点了头。韩某说市担保那边他和戴局长很熟(戴君同时是市工信局副局长),这个项目戴局很关心,会全力配合,我说那就好,这个项目关键就是有市担保这个AA+担保公司担保,信用才能保证,市场资金才能感兴趣,并把整个担保函到时候签署的细节以及录像要求都和他讲清楚了,让他和市担保确认。(后面大家看下去就知道他就是个骗钱的,还把我们和中投骗了2次,潘珍这个用人水平没的说)。中午吃饭的时候,收到同事柯某的确认,温金所愿意帮我们发产品并包销,大概5000万-1亿额度,年前3000万有点紧,要钱的企业很多,想谈要快。当时告知潘珍的时候,他是千万感谢,说以后必有重谢,我说我按照到时候签的承销合同收钱,在嘱咐了一些事情后我就走大连回上海了,大连启创余某和我一起到的上海,12月23号周五,我们在一家咖啡厅和温金所的朱总碰了头,就项目沟通了一下,然后定了下周一他安排公司管项目的副总进行项目前期过会。于是余某通知潘珍带好材料原件和公关费用明天来上海。
      12月24号中午我们一行人和温金所朱总一起吃了中饭,朱总把一些项目细节也和潘珍沟通好了,因为是圣诞节,他拒绝了晚上宴请的要求,我们也理解。晚上我们和潘珍及他助手杨工(说是杨工,貌似一个工程师证都没,全程一句话也不说,我半路出家搞金融,手上都还有个高级电子工程师证,国家评的哦)一起在伯爵3会所(没错,就是以前上海九城总经理打人的那家会所)庆祝下节日和项目顺利,顺到把到时候的承销费和融资成本和潘珍确认了下,潘珍也认可了。买单的时候搞笑了,潘珍喝的也挺开心,身边搂了个越南妹子,长得超像maggie Q,潘珍吹嘘了半天自己的辉煌历史,买单问我要多少钱,我说不贵,酒钱3万2,小妹服务费7个差不多1万多,越南妹你有想法人家收8000(帮他问过了),潘珍听完瞬间萌了,他问手下杨工带了多少钱,说3000,然后他自己说带了8000,我问卡里没钱么,他说就8000,再看老余,更简单,老婆管着呢,卡不能刷,前面潘珍的住宿费他还出了3000呢(酒店买的预付费卡),我当时就想,东北人真奇葩,来上海就带这么点钱敢来公关。潘珍说让我先垫下,回去给我,我想也不是多大个事,就把单买了,我买完单跟大连余说我发票开你这边,记得费用到了给我,他说行。(说个题外话,我们南方老板还是霸气,14年帮浙江老板房地产融资,晚上会所请客花了6万多,老板不光大气买单,还把他的特殊服务然给我享用,我说明天还要见机构,推掉了。第二天过会顺利,又打了10万给我让我负责招呼好机构,做好公关工作,结果项目顺利融资。)
      星期天我一早去他们酒店把项目材料整理了一遍,补充写了一些必要的东西。星期一一早我们先去了中投在线李总那(温金所约的下午),在看过我们递上的材料,听完潘珍介绍后,李总表示产品如果能发出来愿意包销,我顿时觉得我的工作圆满了一半,下楼后在门口等车子时对余和潘珍说事情我办的漂亮吧,他们点头称是。下午去了温金所上海办公室,温金所老总显然政府项目做得多,问了很多细节,更是判断你这个项目可能还需要半年后才能启动(事实结果到18年初了拆迁问题还没搞完),再问项目细节的时候潘珍答不上来,杨工更是一个屁不放,一看我急了,拿着早就准备好的项目规划方案电子版用我的surface pro递给潘珍,我想你照着念该会吧,结果还是人家温金所老总接过去,通过触摸屏了解了整个项目概况,潘珍旁边补充细节,一场过堂会有惊无险的通过了,人家副总也表态了,土地证不需要你马上拿出来,希望政府补一个拆迁说明,说明拆迁没有问题,温金所这边就可以立项发产品了,年前只有半个月,想进3000万看你进度了,当然市担保的担保函是必要条件,担保函模板温金所也会马上出好给你,没问题就派公司律师过去签署了。结束后我和柯送他们3人去2号线地铁去浦东机场,临走时潘珍握着我手说非常感谢,以后必有重谢,我对余说回去赶紧帮我把费用报了,发票我邮递给你,他说好。
      剧变
      骗子终究是不可信的,潘珍就是一个这样的长春人。2016年12月的最后几天,我们和温金所在拼命地加班加点,基本备案材料都准备好了,就差长春那边出1个拆迁安慰函和市担保函了,结果余告知我们老潘急需要交个600万的费用长春那边才能能出,问我上海有没有办法能借,我说年底只能借高利贷了,通过同事柯的关系找了1家,600万1个月要40%的利息,空放。老潘自己所谓的庄园抵押东西就是一个村委会写的证明,在上海没房产证谁他妈的认,结果不了了之,温金所朱总为此特别批评了我们,说这边什么都准备好了,你们怎么掉链子了,年前肯定进不了款,那时候我还没想到他们在造假,只是以为他们资金链出了问题。
      过完年,2月初,大连启创余问事情能推进么,我和柯去拜访了温金所朱总和中投在线李总,朱总那边说现在资金充足,项目也不缺,等你们那边担保函出了再说,中投那边李总很帮忙,说中投这边可以联系无锡金交所发定向融资工具产品,前提也是要有市担保的担保函,否则过不了风控,这时候长春韩某通过大连余那边发来了土地证,我一看这进度不快了么,赶快发给中投李总,李总说那我们去尽调吧,于是我联系大连余,让他安排好长春那边的接待,告诉他需要去潘总公司,项目现场还有长春市担保那边尽调,余很快也答复了我说一切ok,并帮中投这边的张律师订了来回大连,四川的机票,并告诉我这次顺到帮我把费用给报了,我春节前把我和柯的包销费用发票寄过去了,共计12万元多。我想这总该没问题了吧,自己掏钱买了去长春的机票。
      

      
      还是小看了你们长春人。第二天中午到了我先到了长春打前站,和大连余某,长春韩某碰头,见面就说老潘今天不在长春,去北京借钱去了,争取明天赶回来,我心里一愣,啥情况啊,下午中投李总,业务小潘,柯某到了长春,韩某找朋友付钱安排我们住在了如家,上次来好歹住的是五星酒店金安大饭店啊,评分4.8啊。我问余啥情况,不是都安排好了么,我还再三和你确认了,人家第一次来这么安排合适么,余啥也不说,感觉他也不清楚。(后面才知道余是靠着韩跟市担保联系,余其实不是戴君的代理人,东北人嘛,喜欢吹,结果后来17年11月份戴君因为骗保的事情进检察院了,余再也不敢说他是戴的代理人了,这是后话)。
      不管怎样,韩某晚上还是热情地找了个饭馆招待了我们一行,也说好了明天安排上午见潘珍,下午去市担保。第二天早上见到了潘珍,看了一下项目现场,还行,中投在线李总那边对项目还是认可的,下午出事了,韩某迟迟不带我们去见市担保公司,(我因为去接律师中午吃饭没赶上他们聊的事情,中间有些不清楚),韩某找了一个叫周阔(后面才知道他是润泽担保公司员工,根本不是市担保的项目经理,润泽是一个小担保公司,没有评级)的说是市担保的项目经理来和中投在线李总聊天,聊了半天项目,周阔还和潘珍聊了下为什么后来没有联系市担保的原因,周阔的意思如下:年前市担保积极推进这个项目,后来老潘一直不联系他们,他们现在也不清楚状况,反担保措施也没做,可能没那么快出担保函,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了。当时李总就火了,我赶快拉出来劝了下,把大连余和韩某拉出来,商量了一下,得出如下结论:1.市担保函一定是要有的,否则项目做不了。2.明天还是要去市担保了解一下项目情况。3律师先把前期资料收集下,准备法律意见书。韩某再三说市担保没问题,潘珍对自己公司项目融资问题一点都不上心,忙着借钱,身上据说只有2000元,当晚还要赶去北京再去求人借钱,招呼韩某接待下。我当时还和韩某开玩笑说,你们潘总发不发你们工资啊(结果潘珍真的不发,而且后面说了三年都不发,跟着他的都是他亲朋好友,这人品你们长春人自己说吧,儿子女儿几套房子,车子都是好车,不给自己亲弟发工资)。这一天的住宿更差了,韩某找余某借了1000元给我找了个商务旅馆,更差,被子上还有血,晚上余某请的客吃的饭。第三天,李总和小潘在房间呆了一上午,韩某11点才来,说没法去市担保,戴君去北京看糖料病了,我因为和律师早上去工商局调档案去了,回来后质问余某,你不说你是戴的代理人么,打电话安排个副手在公司接待下啊,余不说话了,我感觉事情不对了,一了解下来原来市担保的关系都是韩某在联系,这次当然搞得大家都非常不高兴,白花了路费不说,一分钱包销没有,事情还没搞好,中午吃饭韩某再三道歉,中投在线李总真是个不错的人,说了项目我们最后还是看市担保的担保函,这次这么搞,成本要增加,后面的事情大家加紧吧。
      回到上海,我请了中投在线李总吃了顿饭,安慰了他下,说东北人都这吊样,这次项目就看钱上算了,到时候帮你这边多争取点费用,谁叫潘珍把事情做成这样,好好的尽调搞成这样涨价也应该,李总也说了,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这项目早不做了。这里还是要感谢李总给我面子。中间潘珍为借600万土地款的事情找过我们,李总说了,如果担保函能下来,他们公司可以先帮你垫付几百万这个土地款,中投在线真没的说,可是潘珍就没后话了。这里重点说下这个土地补偿金,参考一下下面的证据:
      

      

      从上面2个佐证照片可以清楚知道,土地是沈阳铁路局的,长春市政府搞拆迁是要和铁路局协调,潘珍在北京铁路总公司有点人脉,几年跑下来,花了一堆钱(搞什么大家清楚),负债累累,最后还是用借到的600万(潘珍一北京开幼儿园的哥们借的,现在都没还)换来了沈阳铁路局放弃该地块所有权,当然后期拆迁潘珍的宝成还需要支付安置费(后期政府说1000万,可是到现在政府还在向宝成公司要钱,可见政府也是有一定问题的,后面会详细说到)。2万平米的地用不到600万换来了,各位看官,你们难道不觉得有问题么,私底下潘珍说这块地最少值6000万,沈阳铁路局为啥肯吃这么大的亏?当时在温金所融资的时候潘珍给的说法是铁路局在以后要134套房子作为补偿,这么多房产归谁就不知道了,当然这些只是听说,还未证实,大家权当参考。
      无法无天
      最可怕的4月份来了,中投和我这边所有材料都准备好了,等着长春市担保的就该项目承保的董事会决议,4月初的一天中午我和柯某正在陪客户吃饭,大连余某微信发过来董事会决议签字的照片,
      
      我们没多想(这个谁敢作假)就转发给了中投李总,中投项目组小潘发现签名的字样不对(先前2月份尽调的时候律师把长春市担保工商底档的董事签字页复印过了),
      
      我赶紧打电话给大连余让他和潘珍确认真实性,并再三告知这个现场一验就知道真假了,最后保函按法律程序是要在市担保公司的专门办公室签署的,要拍照录像的,再得到大连余肯定的答复并告知潘珍这次会认真接待中投过来签署担保函后,告知李总。由于这次潘珍还没有包销我和柯的前期费用,我们决定不去,因为签担保函这是有大连余和中投完成就可,我们去只是增加差旅费用(这个时候我还在帮宝成潘珍想着节省成本,我真是太善良了),第二天中投李总和小潘去了长春,晚上我打电话给大连余,说一切都很顺利,潘珍招待李总他们都很好,李总也说挺好的,我有点放心了。第三天,出事了,那个韩某找不到人了,去长春市担保签保函成了个笑话,这时候大连余只能找上次那个周阔来解围,潘珍旁边也跟着赔礼,反正我打电话过去时李总也是很不开心的,感觉被宝成他们欺骗了,晚上李总飞机回上海,我去接机,李总对我发了一顿牢骚,说不是看我面子根本不做了,这项目不见到保函不做了,大连余和老潘的方案是重新直接找市担保工作人员(结果还是找的润泽担保公司,从头到尾就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市担保工作人员介入项目,长春人都是这样做事的么),四月十三号潘珍带着所谓市担保公司戴局的嫡系助理小姜,周阔还有一个跟班来上海,名义是长春市担保来考察资金方,小姜派头挺大了,李总、我们接机后还煞有其事地问了些问题。第二天周五,一早我跑到潘珍房里,问了这次是真的吧,潘珍一口一个放心,做哥哥的还能骗你,那不能。上午到了中投公司,小姜一没出示介绍信(原先说会带介绍信来),二没递名片(我们主动递过去了等他们回名片,结果3个sb啥也不懂,长春人做生意都不懂规矩么),再聊项目的过程中小姜提到了曾经去过大连金交所,壹佰金平台的辛接待他们结果丢到他们一边就走了,他对潘珍说这事不靠谱,这时我还有点信可能他是市担保的,毕竟辛应该清楚底细,不会乱接待,可是一会小姜聊起业务来就发现他其实很多都不懂,一些担保法的规定都不清楚,谈到出保函的董事会决议更是说内部培训告知他们一份事先复印好的董事签字加公章就可以了,这跟正常的出保函的法律流程相违背。最后商量结果就是中投这边要求至少4个市担保董事(7个董事,至少要过半数,戴君董事长一定要本人真实签字)真实签字他们才认可,小姜表示回去向戴局汇报,最后再参观了中投3层楼的办公场所后小姜信服的回酒店休息去了。晚上例行招待吃饭,喝酒,让小姜李总好好沟通了下项目协调的问题,希望市担保尽快出符合要求的董事会决议和担保函,小姜表示会全力促进。搞笑的是喝酒是潘珍提议的,酒钱我出的,小费是大连余买的(事后余为这钱多次找潘珍讨要,都打电话让我问潘珍,试问我那10几万的前期费用找谁要啊,潘珍一口一个会给的,到现在都赖着),潘珍你就真没带个几万块钱么?
      一切都在等着长春市担保的董事会决议,4月底潘珍突然打电话说要急用1000万交给政府,如下图:
      
      宝成没钱开工,政府等不了了,要收回项目了,看看这个项目拖了多久吧,
      
      现在潘珍急了,求我帮忙能不能找中投急借1000万,老实说这种空放的事情很难做,但是中投李总还是帮忙了(条件是10万中介费),1000万借2个月,每个月100万的各项费用(相当于月利率10%),通过中投控制的上海凯定金融信息服务公司发放借款,老潘5月初赶紧过来签署协议,在酒店亲口对我说要重谢我们,我说你尽快把担保函的事搞定,我这边的费用按照去年谈好的(我收一个点年化),这个1000万的事你要好好感谢下李总,另外有钱了赶紧还上这笔高利贷,别让李总难做,老潘说没问题,还说现在他的项目又很多公司想合伙,让李总不用担心还款的事。5月8日李总从日本公司旅游带队回来,周末休息日帮潘总把这些事办好(我们上海这边人做事可以了,长春市政府要求5月11日前必须进款,我们不休息帮潘珍借款)。星期一打款出了点问题,网银有限制,我带着潘珍大儿子宝成公司名义的董事总经理潘大军赶紧去李总那求解决办法,李总通过自己的个人账户倒了一下,星期二一早9点让1000万拆迁款打到政府账户,这时候潘珍在长春和政府工作人员开项目会呢,让他露了一下脸(长春10几个棚户区项目就潘珍这一个启动了,长春市政府真是会找项目承包商啊)。
      
      无耻的事又来了,当着面,潘珍儿子潘大军当天跟我说明天请李总吃个饭,好好感谢下李总,结果第二天一早他就跑回长春,说怕父亲一个人项目有啥闪失,长春人真是说话跟风是的,一吹就不见。
      潘珍项目启动了,但是市担保的董事会决议迟迟没来,电话过去问说小姜已经报上去了,戴局在协调。2017年5月18日11点,我正在世纪大道洲际酒店大堂和广州证券人员谈事情,突然接到小柯电话,说温金所朱总通知他说最近有人冒充长春市担保人员到温金所那行骗(再次感谢温金所,这真是一个有良心,有责任,很负责的金融机构),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安,立刻打电话给潘珍,问小姜到底是不是长春市担保的工作人员,并强调如果再不说实话的话项目我们不做了,潘珍坦白小姜(现因为戴君骗保案逃到美国去了)也是长春润泽担保公司的,和戴君很熟,在操作这个事情,我顿时觉得项目要停一下,赶紧去了李总公司告知情况,合计一下后,我让潘珍给我买了去长春机票,决定亲自去趟长春市担保了解情况。到了长春,大连余也到了,说是明天约了去见戴局。第二天,到了长春市担保办公室,见到了戴局长,这人看起来一脸正派(结果2017年11月因为银行骗保案进去了,现在据说被市工信局保出来了),说是见过大连余一面(所谓代理人原来如此,呵呵,东北人),小姜(很奇怪,当天小姜居然去了上海,难道怕什么)和他很熟,确实提到过潘珍的项目,但是后来没下文了,我这下明白了,原来就是瞎搞,从头到尾就是一帮长春人自说自话,中午吃饭大连余一脸得意,说搭上关系了肯定能搞,我笑笑,反担保措施最少要1个亿的资产,潘珍都欠了一屁股债了,哪里来的资产,负债倒是有。下午戴君找了一个副总来谈业务,果然要反担保措施,就看这潘珍和大连余大眼瞪小眼。回来送走大连余后,潘珍问我还有办法么,我按照和中投李总商量过的方案,说只能做房地产投资私募基金,利息高,而且要占股份及最后的总收益分成的,潘珍请我务必帮忙,他这里走不开,要找政府改高项目容积率,否则挣不到钱;我说可以帮忙,但是我和李总帮你肯定是要收中介费的,我的前期费用现在都没报,上几次来回机票还有招待费都是我垫的,这个不应该啊,潘珍说一定不会不给的,最近资金紧张,长春市政府有个学校工程项目欠他250多万的尾款(长春市政府还真穷啊)还没给,一到账就给我报销。(走的时候正好听到潘珍给当地的女区长打电话,约着明天去哪个山庄钓鱼,至于是钓什么,谁钓谁,就不得而知了,呵呵)说好条件后,我飞机回上海,中投李总接机,我把事情告知他,他说跟他老板张总会去说,成不成看张总意思。
      第二天周六李总告知张总愿意谈,我通知潘珍星期天赶快过来,星期天中投派车把潘珍接到公司谈,张总意思是帮潘珍做房地产私募基金融1个亿,保证潘珍项目资金链不断,前面1000万借款不用急还,到期还不上张总公司先垫付,保证项目安全,但是要占4成股份分后端收益,条件给的很不错了(这全靠李总帮忙),我后来问过其他公司人家最少要6成股份。潘珍不知道哪根筋错了,说太贵了他这项目赚不到钱了,最多能承受5000万的利息,我说你现在没钱没资产,谁都难借你钱,这么好条件是人家李总帮你争取的,人家保你资金链从头到尾不断,很好了,潘珍说他项目有的是人要,光地皮就值6000多万,这么搞他挣的少了,再加上他大儿子捣乱,潘珍就回去了,走之前我说不愿做没关系,但是前面的1000万借款要准时还上,不要让我和李总丢面子,这个借款我和李总都是作保了的,另外就是我的前期费用要给我了吧,潘说回去找区政府领导改楼的容积率,如果能改多点愿意和中投合作,1000万的借款等工程方的保证金一到马上还上,不会误事,借款不还的事那哪能做啊,那不没信用了么。我让他回去尽快答复,不然中投那边还会涨价的,潘珍说好。

      背叛

      潘珍开始无耻了,而且是极度的。从6月份开始,提醒他要么过来谈条件,要么尽早把借中投的1000万高利贷还掉(当初借款的时候潘珍说1个月就能还掉,他儿子潘大军见面时还说已经找好了,有2个口子能还上),潘珍总是推说还在找政府想办法改容积率,1000万的钱肯定能还上,我的费用他一拿到政府尾款就给我,“那不能啊”,这是他的口头禅,一直到7月10日贷款到期,他还是还不上,各种理由都编出来了(最绝的一个是他母亲得脑血栓住院了,走不开,你们长春人都是这么诅咒母亲的么)。我头疼了,觉得对不起李总,李总头疼了,和妹夫也就是公司张总也不好交待啊,潘珍把我们两个这么帮忙的人给坑了。
      我和李总一起吃了顿饭,给了李总几个善后建议,并判断潘珍肯定山穷水尽,最后还是要找你们,到时候记得告知我和小柯一下,我们的费用还得要啊,那是我自己的钱啊,这是潘珍欠我的啊!
      到了11月底,突然看到中投在线发售了在无锡金交所代发行的长春宝成棚改项目定向融资工具
      

      

      


      首先产品让我吃了一惊,没有任何强担保的理财产品任何金交所
      都不敢发的,哪怕是在上面挂个名字,不负任何责任;国家各地
      金融办都在严查。第二就是发行规模2个亿,这是要挪用资金的
      节奏么?潘珍以前给温金所,中投报项目的时候是满打满算1.5
      亿就够用了,难道用客户的钱来支付前期利息?再就是当时签的
      托管银行风控时有要求是要有长春市担保公司担保函这一条的,
      第一家找的交通银行上海一支行,人家支行赵行长明确要求必须有强担保才
      行,就这样最后总行都没通过;第二家招商银行找的陆经理,当
      时也是看到有长春市担保这个AA+评级公司担保才能做托管,现
      在这么个产品招商银行怎么就敢做托管了,风控在哪里,还有责
      任心么?然后我们来看容积率,这是现在产品介绍的容积率:
      
      我们再来看看当初政府给批的容积率:
      
      再看潘珍给温金所和中投在线报项目时的规划:
      
      (参见材料《长春宝成西安桥北地块可行性报告16年10月》)
      我的乖乖啊,现在多出了3万多平米建筑面积,这是坑回迁户
      回迁房的质量来增加商品房数量,政府是怎么批的?这中间没有
      利益输送我是不信的。
      我带着疑问和同事柯某打了中投李总电话,李总说你还不知
      道?潘珍后来去北京找了中投张总然后谈了个条件就这么做了,
      潘珍告诉李总说我们这边他打好招呼了,我们这边潘珍来搞定,
      李总后来还说潘珍连他的一些费用都没给,说这融资吃了个大亏
      不给他了(李总什么都好,就是签协议之前没通知我们太不厚道
      了),还好他妹夫,也就是他老板张总给了他一个项目大红包。
      我对潘珍无语了,人家给你这个负债累累,已经都没信用的人打
      款已经是我和李总前期帮忙到极点了,居然还说吃亏,你作假
      的事怎么不说,当时打了个电话给他,质问他怎么回事,他左右
      言其他,说人在北京,这几天来上海给我们赔罪,我说我自己前
      期垫的费用和项目介绍费的事情怎么说,他又推说没钱,中投张总控制的公司手里,我说这事我来和中投说,你先说给不给,他推脱到上海见面谈,我说我来找你,当晚买了机票到长春,第二天一早去拆迁现场看了一下,什么都没拆,拆迁户赔偿问题好像还没解决,拆迁办事处就1个政府女员工,冷清的要命。下午潘珍打电话给我约我去办公室见面,见面寒暄了几句,我提出项目介绍费用问题,我的要求是项目融资额的0.5%,按一年算,100万不过分吧(多了也不敢要,产品有问题),潘珍不说话,说饿了去吃饭,好我也陪着过去了,陪同的还有他弟弟,席间我继续单刀直入,潘珍推说员工工资都发布出来,中投不批,我说哪有工资不发的道理,是你这些人没有入员工册吧,和他弟弟一聊,才知道一帮帮他忙的亲戚1年都没给钱了,我说社保交了么,他说哪有社保,潘珍一旁尴尬地在笑(连自己亲戚都坑,长春人都这样?),我说这个事我帮你和中投说(后来和中投李总说了,李总给解决了员工工资发放正常,李总还是个好人)。他弟弟也不说我啥了,我连尽了潘珍13杯酒,说尽管你是因为跳过我把融资成本搞的这么高(据说,是据说2/3项目公司股权归属了张总控制的公司),但是我也体量你,我一口价50万,税费你帮我交,你看行么,潘珍松口说行,我马上打电话给李总,说了这事,李总说中投这边管着财务,只要潘珍那边认这笔钱,费用从潘珍的股份收益中扣,中投不会拦着不给钱,李总好人啊,本着互相信任的精神,我没让潘珍签合同,口头承诺也作数,他弟弟在旁边也能作证,潘珍自己说周日(当天12月7日)12月10日来上海找中投顺便把我和小柯的事解决。
      还能有跟不要脸的人么!!!周六同事柯某打电话给潘珍问飞机航班,潘珍居然说自己母亲脑血栓进了医院,来不了。我打电话给李总,李总说潘珍连他们张总都放过鸽子。后面潘珍躲了起来,让李总和我们谈了一次话,这次谈话我录了音,李总说潘珍说我们不厚道,私自跑长春找他(潘珍你不说你在北京么,怎么让长春我堵到了),还说市担保的事他都不知情,是他妹夫介绍老韩乱搞,和他没关系,还说他认识政府区长,副省长,我们要举报他不怕,我说我举报你了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李总当好人,说前期的费用你给我个清单,我帮你给潘珍让他给你报,至于50万介绍费也不是啥大钱,肯定会给的,感觉一个字拖。今天是2018年1月6日了,我一分钱都没从潘珍那收到。
      写到这,我已经对长春人彻底无语了,我写这个事件回忆录,除了发泄自己内心的郁闷,控诉潘珍的无耻,还想提醒各位金融圈的朋友,这么多血泪教训了,东北的项目真不能接,钱投哪也不要投东北啊!!各位买了中投在线长春宝成棚改项目的投资者,你们不担心你们的投资么?
      
      1.项目现在拆迁都没结束,10月份拆迁户还闹了一次,
      2.土地证取得遥遥无期,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增加宝成的拆迁成本,
      3.长春只是一个四线城市,人口大量外流,一年半时间就算建好了也不
      会很快回款,虽然有中投在这里垫钱顶着,可是想想e租宝,金
      鹿财行。
      4.宝成公司项目负责人潘珍负债累累,不讲信用,下面又
      没什么人才,,,,,政府怎么会让他中标?
      投资者们,投资真不能过山海关啊!!!!!!


    热门评论:

    昵称:长夜不长提交时间:2018-02-13 23:30:31

      容积率都能随便改,真是牛得狠呀!建议纪委介入一下看看是否合规。

    昵称:正歪江湖老大爷提交时间:2018-02-13 22:49:47

      这公司厉害,够专业。

    昵称:请不要封号谢谢提交时间:2018-02-13 20:45:44

      关注!

    昵称:cllleon2018提交时间:2018-02-13 19:05:04

      关注!

    长春之耻:吉林宝成房地产潘珍在西安大街棚户区改造项目的种种无耻行为

      文章信息
      作者:

      ty_吃棒冰的熊猫

      文章来源: 长春
      时间:2018-01-11 15:51:27
      阅读次数:78
      回复次数:4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